回自然生活網首頁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
首頁HOME>能量療癒>旋轉門效應──我是外國人?
》旋轉門效應──我是外國人?
◎ i-Nature 編輯部

剛開始去紐約時,面對強烈的文化差異,我覺得我是以「解離下第三者」的角色在過日子。假若用電影欣賞做比喻,所謂的「第三者」就是連觀眾都不是,像是飄著同時看電影及觀眾的另類虛幻角色。我最初是非常「不切現實」地在看紐約發生的一切。我覺得我對自己的定義比較偏向是時代廣場上匆匆走過的觀光客,看也看不清楚背景,也搞不懂自己怎麼舉手投足才適當,內心還是那種投射性地定義紐約很危險,以致於要將包包抓在前胸才覺安全的人……

漸漸地,我變成是那種會住比較久的觀光客,我成了坐在街上悠閒地喝咖啡、觀察紐約的「觀眾」,我懂得去利用社會資源,去看表演、展覽,去吃美食,去內行人會去的地方購物……再漸漸地,我開始不太清楚我是外國人還是別人是外國人,變得很像在繞旋轉門一樣,立足點的不同,使我一下子覺得我是外國人,又一下子覺得別人是外國人。然而,最大的不同是真實感變強,不管立足點是在哪,我都像是參與在電影裡的「演員」,只是角色或輕或重而已。

不管我視哪邊是外國人,或者何時是台灣人、紐約人,我都是一直不斷地在適應。對我而言,「適應」就對了。這個「適應」能力,有助於我跟個案及家庭的晤談。有時我從個案的角度,有時我從心理師的角度;旋轉門效應在此發揮功效了。

在「不同的聲音」那一段內容中我提及,不管我是在長島大學念輔導與諮商的碩士,還是在豪福斯特大學念婚姻家庭治療專家,還是在紐約艾瑞克森催眠心理治療學會(NYSEPH,The New York Milton H. Erickson Society for Psychotherapy and Hypnosis)學習艾瑞克森催眠心理治療,很妙的是,竟然都只有我一個亞洲人。(雖然在豪福斯特大學念婚姻家庭治療時,中間曾短期跑來一個印度醫生娘,因為在家沒事做而來進修性心理治療課程,但也待不到一個學期就跟著老公換醫院而無疾而終了,我們那時候猜想,可能是她覺得這門性心理治療課程跟他們印度的Karma Sutra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吧!不過玩笑歸玩笑,她那時真的是搬到別國去了。)

在紐約,身體語言可以幫助溝通。我發現,這多少也有點耳濡目染的效果,因為紐約有一堆種族的人都習慣「用手講話」,有時候大家「比畫的還比說的多」,尤其是那些個性普遍外放的義大利人、西班牙人、黑人。幾年時間下來,我講話變得頗多時,會用雙手比畫當語助詞,就是為了要讓別人多了解我這「外國人」。

然而我記得剛去紐約時,我的雙手是緊緊黏在身體兩邊的。我的身體姿態是很典型的保守台灣女生。上課時我乖乖聽講,認真做筆記,我會去圖書館拚命借一堆書、看期刊做研究、準時交報告……但,「有耳無口」的東方傳統美德可能無法讓我在紐約的研究所生存,教授不欣賞這樣不表達自己想法的學生,不講話會被視為不參與。舉手在課堂上,算是最棒的身體語言。教授們直接期待我會多舉手、多發問。他們要知道我在當下、當時的反應,而不是一份白紙黑字的延宕表達。

我也覺得,當我把自己當成是外國人時,其實我會看得比較清楚。為什麼我會這麼有感而發地說,其實就因我在紐約曾有一大段我是個外國人、想講中文卻一點機會都沒得講的念書時期,正因自己很認分地知道沒得講中文,所以便付出格外多的心血,特別去琢磨中文翻譯成外國語言時要怎麼用才不失真、才能讓別人聽得懂、才能聽得懂別人,才能在紐約文化下表達得體。我也會特別去看相同字眼中在不同文化以及不同年代背景下,有何不同的獨特意義。而且那時我深怕自己聽不懂,別人聽不懂,所以特別敏感跟人溝通時的用字、身體語言、臉部表情,及每個人可能因家庭、種族、文化、背景不同而解讀不同的特別意義。
那時我就一直是繞著「我是外國人?」這旋轉門在努力使自己看懂紐約、進入紐約。

在紐約念書以及後來在工作中,我會因為清楚知道我是外國人,所以很有意識地不將自己的想法先入為主地灌入同學、朋友、教授身上。因為在多元文化下,太常時候我會是錯的。後來習慣成自然,我便會很有意識地不將自己的想法先入為主地灌入個案及個案家庭身上,因為十年在紐約的訓練使我知道,不能如此做。我會用的方式是:先站在外面看一下,什麼都不做。然後,假若我走進了這旋轉門,融入了他們,用他們的角度去體驗,我就會懂。然後再繞出來,用我的角度去問,我更會懂。

說真的,我非常感謝那段繞著「我是外國人?」旋轉門的日子,讓我的耳朵、眼睛、心、腦子都敏感多了。

而在心理治療中,當我們在跟個案、家庭接觸時,的確極需要聽得出「話中的話」、看得出肢體語言附帶的意義。所以在那樣「我是外國人?」的旋轉門環境下,不只使我在學校時,就慢慢磨練出幾年後可當兒童局家暴中心主管的英文語言技巧、多元文化適應的能力,更有著「第三隻耳朵,第三隻眼」的能力開發。我很感謝老天爺把我放在「只有我一個亞洲人」的地方,當個「外國人」,但也把別人當外國人,這也是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A Blessing in Disguise)的故事。


(本文作者/陳瑩妃)
(摘自/遇見紐約色彩的心理治療督導/生命潛能出版)

服務條款|隱私權保護|轉載授權|免責條款|聯絡我們
本站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   到網頁最上方

Copyright © i-nature.uho.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股)公司。疾病保健 | 健康生活 | 心靈療癒 | 女性話題 | 月子餐/小產餐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藥事法》、《食品衛生管理法》、《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